坳坳

盾東、CE、超蝙、錘基、雜食類寫文,別認真也別偷掛我😂

好吧好吧,对。我开车了。某人的吧唧收割者的车。

小夥伴們快上車😂

污药药舔吧唧专用号:

每天都听喵讲接下去要怎样,她要让吧唧哥哥怎样怎样,总算等到车了ˊ_>ˋ先滴为敬。


喵型秃秃秃秃:



 @污药药舔吧唧专用号 恩,你的车,答应好的,你的车!!是的你车哦!!!




恩,是的,这篇是吧唧收割者那篇文的,肉同人。是的没错,你看的没错,一个同人文的同人!怎么样,是不是很赞啦啦啦啦!作者授权啦!嗷嗷嗷,我就是要写!我就是混乱邪恶!谁都不能阻止我写队长操吧唧!












bucky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的这个steve,他确实是steve。和他的那个steve如此相同,bucky曾经对自己的那个队长笑着说过哪怕他化成灰他也会把他认出来,现在他要收回这句话。




他分不清自己的那个steve和眼前这个不久前才粗暴把他打昏绑架到这个振金监狱的美国队长之间的区别。




他们有着一样的金发,一样的声线,甚至是一样的蓝眼睛。甚至连潜行步速的频率都那么一致。以至于他在被抓的时候甚至欣喜的以为,steve回来了。




可是当他在振金监狱里醒过来,看见另一个世界的自己,他知道。这一切都是一个噩梦的开始而已。他安静的在对方的卧室里等待着那人的出现,和另一个巴基说的不同,这个邪恶的steve并没多问他什么。他看起来好像不太舒服。bucky想伸手摸摸他,却被他躲开了之后他就离开了那个房间。被单独留下冬兵忽然觉得一阵难过。被steve拒绝,这是他从来没尝试过的事情。




“他的bucky出事了。”回到振金房间里,另一个世界的自己悄悄告诉他。这是那个bucky知道的事情。没人知道那个bucky怎么了。,




 




“他跟你都说了些什么呢?”bucky开始询问着这个还穿着突击队制服的自己。早来一些的安静的冬兵并不是很爱说话。询问过得知,对方仅仅是被问了名字还有关于他的steve的一些事情之后就被放进这里。而战姬和steve打的那一场确实太过吓人。要不是自己和早一些来的安静的冬兵估计战姬可能就真的要被那个邪恶的混蛋打死了。因为冬日战士感受到了那个steve冷冷的杀意。就连这种杀意,都……一模一样。




战姬冷静下来什么也不说。同样安静的坐在那个角落里。bucky知道她是伺机而动。不要问为什么,他就是知道。也许是冬兵们的感应也说不准。既然她不想说,那么bucky也不打算问到底steve和她说了什么。




这种情况直到jamie的到来。她才稍微多说了几句话。steve也并没出现。他们就被这样冷冷的扔在这个振金房间里。只有他偶尔会被叫去那个房间,没有对话,没有攻击,没有任何奇怪的检查,金发男人就是在那里坐着,那个邪恶的混蛋也坐在那里,并不看他,自己独自做着自己的事情。一些报告书,一些表格。




bucky想知道他到底要做什么,他并不敢轻易移动。他不知道这个steve到底要做什么,他靠在床头整个人躺在那里盯着那个家伙的背影。而空气里带着精神的紧绷。冬日战士感觉自己都能听见对方的呼吸声,房间极其安静,有什么像粘稠的石油或者沥青一样的东西在空间里流淌,挤压。让冬日战士感觉到甚至比当初被洗脑还要让人窒息的错觉。对方包裹在衣服下面的身体松弛着,并不在意背对着他。冬日战士知道,对方拥有着绝对力量,就算他真的发起攻击,只要两秒,这个人就能让他彻底失去战斗能力。




而他们就这样坐上一两个小时,直到那个家伙的呼叫器响起来,或者他有事情必须离开。




他才会放冬兵回去。每次关上那扇卧室的门,bucky觉得自己浑身都虚脱了。比打一场战斗还累。是身心俱疲的倦怠感。




关上门前的那一刻,bucky知道,steve就在他身后盯着他。从头,扫到脚。




这个steve他到底要什么呢?他并没有开口询问bucky。而冬日战士,也不想说。他们就这样默默的好像在履行一个契约一样。




就当他就要把这种事情当作习以为常的任务的时候…………而巴恩斯中士的到来则让bucky整个身体的血液都凝固了。他知道这个steve对冬兵的收集癖好,却没想到甚至已经蔓延到了,还没有成为冬兵的巴恩斯身上。




没有成为冬兵的中士还很健谈。没有那么冷漠。惯例的,巴恩斯在steve的房间也呆了一晚。没等bucky开口询问,他自己就开始说了起来。




“他说他的bucky死了,和我还有steve的一些事情。他说不会让我死的。说让我好好在这里呆着,该死的,我根本不知道steve现在怎么样了,我真担心他被那个红色骷髅给怎样了,他刚打完那该死的血清!!”这个年轻的bucky说着说着就激动了起来。显然比起眼下的状况他更担心他那个刚刚突变的朋友。




“他不会死的,放心。”冬兵拍拍他那只还仍然完好的左手。他没法说什么安慰他的话。因为如果他回到那个年代,他就会经历坠崖,断手,被改造成兵器。成为该死的九头蛇的那把枪。足足七十年。他理解这个bucky想回去的心情,但……




他又隐隐的觉得,这个邪恶的steve做的事情。也许未必就是坏事。如果他可以,他也……




算了,不去想那些没有意义和可能的事情。




晚上他又被叫去这个邪恶的steve的房间。对方没穿战斗服,只穿了普通的运动长裤和白色的T恤。刚刚运动完洗完澡的样子。熟悉的须后水的味道……bucky觉得心脏一阵疼痛。




太像了……




“你不打算攻击我么?”这个steve看看他。虽然他全副武装的靠在另一边的柜子边上。steve还是发现了他毫无战意。而今天的steve似乎想说点啥什么。




“攻击你之后呢?迷失在宇宙位面的夹缝中?带着那个还什么都不知道的巴恩斯中士么?暴躁的战姬,毫无攻击力的少女,还有两个杀人机器么?”冬兵透过头发的缝隙看着床上正在擦头发的金发男人。他没发觉自己的语气里带着一种绝望。




“说话别这么尖刻…buck…”对方停下擦头发的手看着他,眼神深邃。




‘别那么看着我!别这么叫我!你这样看着我,让我……’冬兵想转身逃走。可是他不能,他只能抱着胳膊背过身去。




“你不应该把他带来!我们有自己既定的命运!”冬兵生气的拿手臂砸烂了柜子上的时钟,那东西走的太让人心烦了。




“然后呢?眼看着他掉下去?什么都不能做?毫无自我意志?不,这不行。他们没法保护的,那就让我来。”steve看着他。他伸手把bucky圈在墙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你要怎么做呢?把我们都关起来么?就像在仓鼠笼子里的耗子么?你要再在里面放一个转轮么?”bucky扯出一个笑容,那笑容苦的像没熟的李子。




“……我只希望你们都安全!”steve看着他。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传到了bucky的耳朵里。




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steve的。




“你能收集完所有的巴恩斯么?那是不可能的。围绕着中心世界,有着无数的平行世界。除非……”bucky苦笑着说,他和他的steve出任务的时候窥探到了世界位面的神奇。而说道一半,他就自己打住了……因为steve的眼神。




“是的,中心主世界。我会找到它的。我会让所有的冬日战士,都得到更好的待遇,你们理应被世界宽待,没人有资格这么对待你!”steve蓝眼睛里的狂热好像马上就要把bucky点燃了。




‘他是认真的……’bucky被脑子里的念头吓着了。




“你觉得这样是最好的么?别的冬兵并不是心甘情愿的被带过来的。他们都有自己的steve。”bucky不知道该说什么,眼前的steve既熟悉又陌生。那种坚定而执着让人熟悉,但是冷酷和专横,让他陌生。




steve从来不会不考虑他的心情。他总是被steve放在第一位,即使他不想。他想试着说服这个steve。




“你们的steve,都太弱了!他们没法保护你们!如果他能保护,我根本没有机会带走你!为什么我带你走的时候他不在,他不出现!如果他真的像你说的。那么需要你。为什么你会在这里。”steve越靠越近。近的都能感受到他的呼吸。他的睫毛也和steve一样……长长的。浓密的像扇子,没人有他那么美的睫毛。可他自己从来不知道。他从来没告诉过steve他是多么爱他。他下了那么久的决心。可是他再也听不见了。




bucky推开面前的男人。走到卧室的门口,这是他第一次反抗这个steve。对方也惊讶于他突然的反抗,并没拦住他。




“他死了……在你来之前。”冬日战士冷冰冰的说。他面对的那扇门。痛苦的闭上眼睛。




 




“…………抱歉…………”,冬日战士直接离开了那里。随着门被解锁的电子音中带着战士皮鞋踩踏地板的声音里是没有听见的对方夹杂叹息还有柔软情绪的道歉。




 




经过长长的,微暗的通道。bucky靠在通道的墙壁上,他的眼泪弄得满脸都是。这是他第一次哭,steve死的时候。他也没有哭,因为他根本没有眼泪。之后不久他就被这个rogers抓了过来。




每夜每夜的梦里,都是steve死去场景的回放。他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只能看着事情不断发展。他就像被关进了冰柜,一切的一切都只能在窄小的缝隙里观察。却没有办法做任何改变。




steve是为了保护他。他就死在他眼前。




这次steve没让他掉下去,没让他被抓。他完美的履行了自己的诺言。只是bucky不想付出这样的代价。他宁可steve好好的。




他靠在那里,眼泪像冰山上的雪水,没有任何抑制的流淌下来。




金属臂膀的战士宁可死去的人,是他自己。




“他为什么没有保护你!”他脑子里回荡着这句话。用那张一模一样的脸,说着这句话。




第一次,眼泪流了出来。胸腔里有什么好像被活生生挖掉一样,像是用罐头铁皮直接挖断皮肤一样,钝且粗暴的挖掉了内脏,血肉,心脏。




疼痛蔓延了他。连呼吸都是疼的。




就像被关进冰棺一样疼和冷渐渐涌上全身。冬日战士几乎要失去知觉,他从墙壁上滑倒在地板上。蜷缩起来。




过了很久。他终于缓了过来。超级士兵挣扎着站起来。他抹掉脸上的凌乱的泪水。站起来打开连接振金监狱的门。门后面还有几个冬兵,他不能就这么消沉下去。




他们还有都自己的steve,他要把他们平安的送回去。这是他唯一能做的和要去做的事情。




门打开来,少女正在给战姬编着头发。看来她们相处的和平。所有人见他进来,都对他礼貌的点点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应该是他接下rogers对战姬那一记重拳的时候,他就被所有的冬兵当作了首领。




他心里有个想法,他走到战姬的身边,jamie见他过来应该是有话要对战姬讲,笑着给他让开一个空位让他坐下。




“他当时都问你什么了?”战士问着和自己样貌如此相似气质却完全不同的战姬他一直想问的问题。




“他什么都没有问,只是让我好好在这里呆着。”战姬把头靠在一条腿的膝盖上,抱着膝盖扭头看着他。头发散落在她的腿上。




“他抓住你的时候,steve在场么?”他继续问。他要找到问题的共同点。




“你说steffi?她被那个混蛋打昏了!他居然从背后偷袭她!”一想到这里战姬就紧紧的捏着自己的金属拳头。




“那个世界,steve是个女孩是么?”bucky没想到那个世界不但冬兵是个女孩,连队长也是个女孩。rogers当然能打昏她,最了解的人当然是自己。




“她是最漂亮的girl。没长高前就很美。她总不信我说的。如果可能,我真不想她去注射什么鬼血清。”战姬抱着膝盖闷闷的说,而一旁的jamie轻轻摸着她的后背。




“没事亲爱的。我还好。”战姬伸手拍拍她的脸。“你的steve呢?”战姬看着bucky,殊不知她的这个问题让在场所有的bucky都竖起了耳朵。




首领是到现在为止唯一一个一直没有和这个rogers起冲突的人。他们都不知道他的过去是什么样子。但是那次他接下了rogers的重击,所有人都觉得他那个世界一定非常严峻,不然他怎么能接下那样的全力重击。因为首领胳膊上被对方的盾牌砍出了一个凹槽。狂暴起来的rogers太恐怖了。尤其是这个他们根本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的rogers。




bucky看着jamie,忽然想起一件事。他并没有听见战姬问他的问题。




对了,他还没有召见她!




如果不出意外,他可能下次就会召唤她过去。




 




bucky想了很多rogers叫她过去的状态,可是从来没有想到对方会抱着哭的跟泪人一样的jamie回来。而rogers手足无措的样子让他头一次觉得,这个人,也是steve的感觉。可是没等他反应过来,战姬的拳头已经打在那个金发男人的脸上。对方的脸被打的扭到了后面。上面已经见了血。




“你,把,她,怎么了!”战姬一个词一个词的崩出来。其他的bucky也都看着他们。然后再转头看看首领。




bucky早就站到了他们身边试图分开他们。因为他看到了,steve的杀意。这个暴躁的少女总是能惹火这个rogers。




盾牌又重又快的一下下落在战姬的身上。




“我不想杀你。可是,不听话的士兵必须要受到教训!”rogers低沉的声音让战姬浑身一震。没人知道这个rogers到底多强,特别是他身上的潜行战衣居然发出一阵阵的暗蓝色的微光。他几乎招招都是杀招。最先来的冬日战士试图阻止他可是却被他直接一拳打到在地板上。




更不要提完全没有强化过的巴恩斯中士。




就在rogers要下致命一拳的时候。首领挡住了那一拳。他说:“不要,steve。冷静点。”rogers冷冰冰的看着他,又看着他们。松开手,战姬被他丢在地板上。他转身打开门走了进去,扭头看了一眼首领。对方也会意的跟了上去。




 




“魔方,他居然……”战姬抱着自己被rogers直接掰脱臼的金属臂冷冷的说。




“我没事,亲爱的,他就是问问我和未婚夫的事情。”jamie才反应过来,她扑过来赶紧给战姬包扎了起来。




“别哭。你哭了,你的steve会伤心的。”战姬安慰着她。




“你没事就好,千万别去招惹他了。他……他的bucky死了。再也回不来了。”jamie一边哭一边说,一时间房间里陷入了沉默。




知道平行世界自己的死讯总是让人感觉怪怪的。他们同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如果自己的steve死了呢?他们会不会也像他这样疯狂?




其他的bucky知道。他们逃不掉的。这个rogers太强了。








注意双黑注意双黑注意,前方高能预警。两个都有病!今夜大家都有病!







 下面的点这里







 




啦啦啦啦啦啦啦


评论

热度(438)